当当俞渝:那么多码农上班花三四个小时 何谈幸福呢?

头条新闻 阅读(1587)
?

新浪财经新闻“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9夏季峰会”于2019年8月16日至18日在天津举行。当当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余浩出席并致辞。

于宇说,根据当当网员工的反馈,天津武清的住宿满意度是最好的。 “武清拥有大量的灰领公寓,远远超过北京的1万和15,000套房屋。”

“这几年我的梦想是什么?吴青可以拥有大量的好房子。当当网或联想,华为等员工可以在武清安装城轨,将其插入北京的建国门或西直门,这是有道理的,“于宇说。

然而,现实让余瑜呕吐。 “我去了北京南站,用了我的司机45分钟。我只从天津回来了37分钟。”

“如果你想发展,你必须看到差距。我看到的差距是东京站约为北京南站的1/6。每日人口约110万。北京南站面积如此之大每天交付的人口只有20万,每个人都变得如此蹒跚。“

于宇说,过去20年来北京互联网用户最大的痛苦是公司越做越大,员工越来越远。 “那么多代码农民在北京,路上3或4个小时,你在哪里谈幸福?经过长时间思考,我能想到幸福就是吴青把灰领公寓放在了一个好位置,叫做一个更高的名字。我们的代码农民,销售人员和营销人员可以住在非常好的房子里,并采用类似铁路的方式在北京插上40或50分钟。“

“通过这种方式,在京津冀一体化的中间,天津和北京可以使就业环境,特别是高端人才的就业环境更具吸引力,”余说。

硅谷为何能成为硅谷?根据余瑜的分析,主要原因是几十年来房价一直便宜。 “在漫长的道路上,更便宜的工厂,更便宜的实验室,更便宜的旅馆,更便宜意味着你能负担得起,这意味着很多公司可以在那里开展业务,因为它不会丢失。这种积累,大浪洗沙。失败永远是生活中的大部分,但像苹果这样的成功人士,如Google,Facebook,Twitter等,将推动那个地方的发展。“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记录均为现场速记,未经发言人审核,新浪网发布此文章的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确认其描述。

主编:梁斌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