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洋河纷纷入庄 大玩家时代白酒酒庄背后的谋与变

头条新闻 阅读(986)
?

无意中,中国白酒酿酒厂已经走过了5年:

1。 2014年3月,根据国际标准建立了中国第一家白酒酿酒厂,成立了zhou州老窖“龙井庄园”,并成立了中国白酒工业协会白酒酿酒厂联盟。现在回首,这是中国白酒酿酒厂从0到1迈出的关键一步。

2。同年9月,国靖1915酒庄被选为吉尼斯世界“最佳白酒庄”;

3。 2015年3月,苏州藤酒厂,龙井酒厂,国井1915年酒厂和陈太极酒厂四大酒厂在漳州开业,这种酒类酒的衍生衍生物的出现,意味着酒厂的经营更加以市场为导向;

4。 2016年9月,古井酒庄揭幕,并发行了2000箱限量版古井酒庄并在现场拍卖。有限的稀缺性成为酒庄葡萄酒产品的新领域;

5。 2017年,花冠国华酒厂开工建设,神ji庄园诞生;

6。 2018年8月,姜小白首先宣布了饮酒和消费消费品的“江小白+”战略。,围绕着“农场+”,“校园+”,“品味+”,“市场+”和“品牌+”以及整个产业链的其他核心功能,江基酒庄就在这里;

7。同年9月,酒精集团的加拿大香型酒酿酒厂项目正式启动;

8。 2019年3月,郎酒庄园人和洞正式开洞。除了``进入5至10年,投资100亿元的郎酒庄园成为世界级庄园''的最终目标外,每罐50公斤标价20.9万元的老酒亮相,郎酒开设了一家高端私人定制企业。

9。 2019年9月10日,由中国葡萄酒工业协会主办,扬河市主办的``2019中国葡萄酒工业协会白酒酿酒管理委员会年会''在宿迁举行。洋河酒厂初具规模。

从国际名酒村的基准到对中国白酒质量和文化的最高表达,从四大酿酒厂的新衍生品到高端稀缺私人定制业务的创建,从葡萄酒文化从生产之旅的主要功能到沉浸式体验的最终表达,白酒酿酒厂不仅通过五年的发展已成为更多知名葡萄酒公司的主流,而且从原始概念出发,也成为了真正的概念:回顾过去,白酒酿酒厂的成功经验是什么?未来五年,白酒酿酒厂将如何开业?

1,前5年:从概念到登陆,酒厂文化“白葡萄酒”

回顾过去,白酒酿酒厂的出现一方面是中国葡萄酒工业协会建立新的价值表达体系的结果,另一方面是在此期间国际标准的对接深层调整,困惑,白酒企业的自我救赎和突破尝试。这也是产业调整时期和消费者主权时代的双阶段叠加。白酒品牌具有自救的危机感和紧迫感。中国酒白酒化的探索,不仅是在模仿西方模式,而且是突破。

回顾,如果限制三工消费给白酒业带来致命的打击,那么很明显,除了政策因素之外,消费者主权时代的到来以及市场同质化竞争的加剧也将成为现实。继续发展白酒产业。带来更大的挑战:消费者多元化如何更准确地传达品牌文化和质量故事?产品同质化如何跳出新思路?每个酿酒厂都具有从酿造材料到酿造过程的多种材料。独特的因素,如何使更多的消费者理解和感知……

我们在承认白酒酒庄当前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的同时,其经过5年的发展,其实已经从个案发展到共识,成为影响行业生态的重要一环,一定程度上也是应对挑战的一种摸索与尝试,核心表现在3个维度:

一是以酒庄为媒,助力酒企发展和品牌价值提升。作为国际化的通用语言,酒庄是改变传统酿酒工业生产模式,基于独特的生态环境,以优质的酿酒资源,独特古老的酿酒记忆,构成不可复制的酒庄核心生产资源,再通过酿酒资源的建设和酒庄产品的差异化打造,实现以白酒生产为核心的区域产业综合体,提升整体企业品牌价值。

二是贴近消费者,酒庄表达是中国白酒品质与价值的核心表达之一。在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宋书玉看来,酒庄建设要做到“酒文合一”,在没有历史文化、没有传承的地方做酒庄是不可能的,要把历史文化和酒庄建设高度融合。白酒酒庄只有与消费者形成良性互动,才能让酒庄的特色被消费者准确品味到、感知到、触摸到、体验到,才能让白酒酒庄酒深入落地。

三是酒企构建差异化竞争战略的重要支点。在白酒产业总量过剩、差异化不足的当前,酒企持续发展活下去的关键是:一定是要找买点,找到消费者为什么买,怎么样让人家体验,怎么样买第一次。中国白酒酒庄不仅是绝大多数二、三线品牌的出路,甚至更是活路,任何企业一定要找到比较竞争优势,构建比较竞争优势才是实现增长的基本原则。

2、大玩家时代:“庄主”神通各显

从2014年泸州老窖龙洄庄园的初探,到目前全国性名酒泸州老窖、郎酒、洋河、汾酒等纷纷加码,区域龙头花冠、江小白、国井等纷纷“入庄”,从独唱到合唱,白酒酒庄已经成为行业的一大热门现象。当然:每个成功都是个案,如果能从个案中发现成功的规律,哪怕跨品类、跨行业也是有用的。总是强调个性的企业,逻辑上难走通;总是强调共性的企业,方法上难走通。酒说汇总来看,除去共性特征之外,每个酒企庄主都有自己的“神通”:

郎酒庄园以大魄力见长,背后是围绕着品质战略构建起来的一套郎式话语体系。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过去郎酒以“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借势定位被认知,而随着市场规模的逐步发展正在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大自然更偏爱郎酒。通过郎酒庄园大手笔的投入,通过对“生、长、养、藏”独特生态环境的发掘,其实是在高端酱酒领域建立起自己的话语权与标准体系,在产能成为酱香酒酒企未来持续发展的重要瓶颈的当前,几乎每一个到过郎酒庄园的人都会被“洗脑”,对郎酒的品质与未来充满强大自信。

我们常说李渡带火了沉浸式体验这个词,通过一系列的流程让每个江西消费者觉得770元一瓶光瓶酒竟然“超值”并愿意付费,性价比一定是个主观标准。而郎酒庄园的规模与体量,再加上酱香酒本身火热的品类风口,这个极致版的体验平台又能培训出多少这样的“铁粉”?

江记酒庄的重心则在于全产业链的构建与打通,这不仅补足江小白持续发展的品质短板,更是从20亿级别企业向更高规模跨越突破瓶颈的必然。目前的江小白,我们很难用一个小酒去定义,酒说小编最近收到了江小白各种“不务正业”的酒:单纯高粱酒、青梅酒“梅见”、蓑衣米酒等,显然江记酒庄正在围绕着“江小白”这个IP背后的人群正在构建周边生态,类似于小米+,出现一个个新物种;

而区域名酒花冠的国花酒庄则是另一个代表,通过国花酒庄和中华储酒文化节进行深度捆绑,18年的坚守与传承,花冠将中华储酒文化融入血液与灵魂:每年农历九月九,花冠将储酒办成一个节日、一种文化,点燃了民间储酒热现象。酒庄文化+富有传承的储酒节,可谓做出了白酒行业的仪式感。

3、白酒酒庄:下一个5年将何去何从?

当然在白酒酒庄层出不穷的当前,未来酒庄还会怎样发展这更值得思考。

首先是标准问题与准入问题。白酒酒庄目前不想葡萄酒那样有鲜明的分级和评分制度,酒庄命名更多与酒企品牌绑定,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经销商都会对这个概念体会不深刻,也不像国外葡萄酒拥有不同定价权,目前中国酒业协会在努力助推相关管理标准的出台与实施,其实这与之前一度很热的年份酒一样,没有标准与统一的监管,容易做滥,最终伤害的是整个产业的利益;

其次是酒庄文化的深度外挖掘还不够。理论上酒庄是当地风土、产物、特色、品牌、文化历史等各种独特性元素的汇聚,目前酒企在项目上其实是趋同的,只不过是不同的命名方式与规模大小的区别,真正的独特性与个性化并不明显。

再者是酒庄酒产品的创意问题,目前主流做法是生产类似于常规性流通产品,郎酒这种私人定制的模式相对超前,但更需稀缺品牌和高品牌溢价的支撑,酒庄酒除了酒庄背书之外,在产品创意层面其实需要很多文章去做,做出特色与调性更能提升品牌溢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