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命运 她成为聋人语言学博士

头条新闻 阅读(1313)
?

克服命运她成为聋校语言学博士

掌握汉语、美国手语和英语创建“三位一体”交流课程促进听障教育的发展

郑玄作为“中国第一个聋校语言学博士”和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郑玄的日常工作是教听障学生和接受特殊教育的师范生。郑萱在作品中探索了一种“三位一体”的课程体系,将手语教学、书面语言教学和人际交往教学相结合,使听力受损者能够更好地表达自己,与外界交流。

郑玄说,虽然她有听力问题,但她不想因为自己是“聋子”而受到特别关注,但她想向每个人展示自己工作的真正成果。然而,郑萱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她想做的是“繁衍后代”,以影响更多的人,促进中国听力受损教育的发展。

左耳只剩下微弱的听力

郑玄2.5岁时,因用药问题而出现感音神经性耳聋,左耳只剩下微弱的听力。尽管受到这样的打击,郑玄的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并没有放弃。相反,郑玄每天都接受康复训练,练习说话和学习文化知识。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郑玄慢慢学会了依靠助听器和读别人的嘴唇来与健康的听众交流。6岁时,郑玄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去了普通小学。由于听力障碍,郑玄不得不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精力,一直盯着老师的嘴“听”,晚上还要花多次时间在家复习预习。

也是因为郑玄一直对自己要求很高,他通过高考进入武汉大学,一口气完成了本科和硕士学业。毕业后,郑玄被复旦大学录取攻读语言学博士学位。他从语言学的角度分析手语,探索聋人的语言教育。语言交流对聋人来说是一个注定的障碍,但郑玄克服了她的命运。通过努力,她掌握了四种语言,包括汉语、英语、中国手语和美国手语,甚至会说武汉方言。

主要的焦点是聋生的教学

郑萱告诉《北青报》记者,当她2009年毕业时,她面临许多工作机会。最终,因为她想促进中国聋人教育的发展,她选择在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特殊教育系教书,希望培养更多聋人学校的教师,影响更多人。

通过助听器,郑玄现在几乎听不见外面的世界。也是因为他接受了适当的早期干预和康复训练,所以郑玄也能说标准普通话。郑玄说,通过自己的经历,她也希望能激励更多的人。在未来,她期待着一个更高的平台来为聋人教育和手语做些什么。

郑玄说她的作品主要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教会听障大学生掌握自己的交际课程体系。第二部分是教特殊师范生教手语和语言学导论。此外,还需要引导研究生向聋人教育的方向发展。大多数研究生都是听力正常的学生,少数聋生凭借自己的力量被录取。其中,重点是聋生的教学。

创建“三位一体”沟通课程

郑玄创建立了“三位一体”的传播课程体系。她说,“它就像一个三角形。以下两个角落是大学语文班和手语班,以提高他们的手语交流水平。语言能力的提高为他们的社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角形的顶角是人际交往班,使他们能够掌握社交技能和跨文化交际技能,并在实战中练习。该课程体系也是重庆师范大学聋人教育的创新成果。目前,聋校的课程基本上只有两个角落。没有手语,聋人需要学习手语,而不是天生就有手语。聋校学生的手语水平有所提高,手语也将在促进汉语学习方面发挥作用。”

聋人大学生在大学毕业后需要特别注意哪些方面?对此,郑玄表示:“在训练有素的聋人大学生中,有些来自聋人学校,有些来自普通学校。这些孩子在聋人中很突出,但即使如此,他们的书面语言学习仍然面临巨大的挑战。对他们来说,学习书面语言非常困难,这相当于学习一门外语。许多0到6岁的孩子在学前阶段没有语言。他们既没有掌握完整的口语,也没有机会接触手语。他们错过了语言发展的黄金时代。他们只是在聋校毕业后自发地从高年级学生那里学习手语。此时,他们的认知和社会发展受到了影响。”

对话

为特殊教育培训“教师中的教师”

北青报:你为什么从语言学博士毕业后选择当老师?

郑玄:我们聋人教育的核心问题是语言交流。聋生面临的各种困境离不开语言。我在特殊教育部门工作,我培养的听力正常的学生是特殊教育专业的师范生,一些聋生也将成为教师。因此,我希望为特殊教育培养“教师中的教师”。我不做加法,而是乘法。当我从医生那里毕业时,我有机会在沿海城市的聋哑学校工作,而且工资很高。然而,我认为最好培训未来的教师,让他们传播科学的教学理念,而不是一个接一个地教学。

北京日报:聋哑学生的教学比例是多少?

郑玄:我们教的大多数普通学生都去学校或机构。30%的聋哑学生将在聋哑学校当老师,70%的学生将独立工作,比如去CDPF、公司和工厂,以及创办自己的企业。

北京日报:你知道中国手语和美国手语吗?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手语有什么不同?

郑玄:手语是一种独立的语言。不同国家的手语是不同的语言。有几个词是相似的,比如吃饭和睡觉。然而,大多数单词是不同的,模拟的角度也不同。例如,婚姻的手语,欧洲的手语是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在中国,两个人互相崇拜,两个拇指互相轻推,美国手语是将两个手掌放在一起,象征牧师将新人的双手放在一起。虽然两者都很生动,但只有在解释原因后才能理解,所以手语应该有一个学习过程。此外,中国手语也有不同的方言,从东到西,从北到南。

北京日报:我从小在一所普通学校学习,后来成为第一位聋人语言学博士。你认为它比普通人更难吗?

郑玄:事实上,我不想强调我是聋子。我想让你看到的是我工作的实际成果。我希望与结果对话。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希望能说出我能得到的结果。事实上,有许多聋人有很大的潜力。有许多艺术家、雕刻家等。在聋人当中,有来自各行各业的优秀代表。我认为他们不能因为残疾而降低要求。公众关注他们是因为他们出色的工作,而不是因为他们是聋子。

北京日报:下一步的工作计划是什么?

郑玄:我在重庆已经十年了。我应该说我做了很多事情。我也感谢重庆师范大学和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的支持。我也在考虑未来十年该怎么走。希望能有一个更高的平台来开创中国特色的聋人教育新范式,为全国的手语和聋人教育做点什么。此外,政府将继续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开展社会服务工作,切实转变公众对残疾人的观念。

温/本报记者郭林林坐标/姜硕

[编辑:方佳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