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一场无法兑现的分红引发跌停 辅仁药业与河南首富卷入危局

最新政策 阅读(647)

我必须在2天前挖网以分享它

文|挖贝网刘军

毫不奇怪,Furen Pharmaceuticals在恢复交易后于25日下挫。收盘后,卖单仍达到45万手。

25日,最初承诺在7月22日兑现的股息已经失去了。作为交换通知,上市公司资金紧张,难以操作,不得不恢复交易。

今年5月20日,富仁药业召开股东大会,通过现金分红计划,总计超过6200万。财务报告显示,当时有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截至7月19日,公司现金1.27亿元,其中1.23亿元处于受限制状态,可用金额为377.77万元,不足以支付现金股利。

令人尴尬的是,第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18.16亿元,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30.33亿元,但需要从银行借25.29亿元作为短期贷款。

今年上市公司也有类似情况:账户现金超过100亿,但无法支付15亿元本金和利息。这家公司是一家为期四年的财务诈骗案,近12亿康德信。

漩涡中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康德新的信息披露时间长,涉及金额大。受中国证监会的处罚,将面临赔偿和刑事责任。其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指责为其责任并受到调查。

巧合的是,Furen Pharmaceutical聘请的审计机构也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作为中国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瑞华在A股的业务非常可观。以2018年年度报告审计为例,其服务上市公司达到321家,仅次于立信和天健,并留在审计机构面前。三。然而,近年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经常参与事件,并收到了证券期货委员会的许多通知。对于富仁药业2018年度报告,瑞华也给出了标准无保留意见。

无偿停工,股权被冻结

股息无法兑现,并暴露了Furen Pharmaceutical的流动性危机。该公司表示,目前的财务压力很大,日常生产和经营可能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Furen Pharmaceutical的流动性危机早已成为一个线索。早在去年6月,由于无法支付3.91亿美元的收购,Furen Pharmaceutical就卷入了纠纷。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被郑州,周口和珠海法院冻结。今年,该公司被上海浦东和广东越秀区法院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行人和不值得信赖的相关人员。

与此同时,“证券时报”报道,富仁制药集团旗下的许多公司已经停止工作并且未付款。

河南首富的困境

Furen Pharmaceutical的实际控制人是朱文辰,持有上市公司约43.36%的股份。

现年53岁的朱文辰是河南省鹿晗人。他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了三维医药行业,后来通过兼并和收购扩大了规模。胡润百富2018年的报告显示,其净资产达到120亿元。然而,目前,其许多资产已经抵押,并且还涉嫌挪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除了富仁药业,朱文辰的产业也涉及酒业。主要资产是2002年收购的松鹤葡萄酒。据报道,松鹤葡萄酒产业目前冻结约1.2亿元,其包括散装酒的资产已抵押,担保索赔金额超过16亿元。与此同时,松鹤酒庄拖欠员工工资。

富仁药业于7月24日宣布,2018年1月11日,松鹤实业委托郑州农业保障公司为其在郑州银行北环支行的融资贷款提供担保,并与郑州农业担保公司签约。0x9A8B]同意朱文臣,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询问函,要求富仁集团和朱文臣全面核实是否存在违反公司资金的情况,要求公司对上市公司的利益提供担保和其他侵权。

目前,富仁药业无利可图的股息的影响仍在发酵。相信随着股价持续下跌,上市公司的财务问题将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 Furen Pharmaceutical和河南首富的故事将逐一解决。

收集报告投诉

文|挖贝网刘军

毫不奇怪,Furen Pharmaceuticals在恢复交易后于25日下挫。收盘后,卖单仍达到45万手。

25日,最初承诺在7月22日兑现的股息已经失去了。作为交换通知,上市公司资金紧张,难以操作,不得不恢复交易。

今年5月20日,富仁药业召开股东大会,通过现金分红计划,总计超过6200万。财务报告显示,当时有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截至7月19日,公司现金1.27亿元,其中1.23亿元处于受限制状态,可用金额为377.77万元,不足以支付现金股利。

令人尴尬的是,第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18.16亿元,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30.33亿元,但需要从银行借25.29亿元作为短期贷款。

今年上市公司也有类似情况:账户现金超过100亿,但无法支付15亿元本金和利息。这家公司是一家为期四年的财务诈骗案,近12亿康德信。

漩涡中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康德新的信息披露时间长,涉及金额大。受中国证监会的处罚,将面临赔偿和刑事责任。其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指责为其责任并受到调查。

巧合的是,Furen Pharmaceutical聘请的审计机构也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作为中国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瑞华在A股的业务非常可观。以2018年年度报告审计为例,其服务上市公司达到321家,仅次于立信和天健,并留在审计机构面前。三。然而,近年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经常参与事件,并收到了证券期货委员会的许多通知。对于富仁药业2018年度报告,瑞华也给出了标准无保留意见。

无偿停工,股权被冻结

股息无法兑现,并暴露了Furen Pharmaceutical的流动性危机。该公司表示,目前的财务压力很大,日常生产和经营可能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Furen Pharmaceutical的流动性危机早已成为一个线索。早在去年6月,由于无法支付3.91亿美元的收购,Furen Pharmaceutical就卷入了纠纷。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被郑州,周口和珠海法院冻结。今年,该公司被上海浦东和广东越秀区法院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行人和不值得信赖的相关人员。

与此同时,“证券时报”报道,富仁制药集团旗下的许多公司已经停止工作并且未付款。

河南首富的困境

Furen Pharmaceutical的实际控制人是朱文辰,持有上市公司约43.36%的股份。

现年53岁的朱文辰是河南省鹿晗人。他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了三维医药行业,后来通过兼并和收购扩大了规模。胡润百富2018年的报告显示,其净资产达到120亿元。然而,目前,其许多资产已经抵押,并且还涉嫌挪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除了富仁药业,朱文辰的产业也涉及酒业。主要资产是2002年收购的松鹤葡萄酒。据报道,松鹤葡萄酒产业目前冻结约1.2亿元,其包括散装酒的资产已抵押,担保索赔金额超过16亿元。与此同时,松鹤酒庄拖欠员工工资。

富仁药业于7月24日宣布,2018年1月11日,松鹤实业委托郑州农业保障公司为其在郑州银行北环支行的融资贷款提供担保,并与郑州农业担保公司签约。0x9A8B]同意朱文臣,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询问函,要求富仁集团和朱文臣全面核实是否存在违反公司资金的情况,要求公司对上市公司的利益提供担保和其他侵权。

目前,富仁药业无利可图的股息的影响仍在发酵。相信随着股价持续下跌,上市公司的财务问题将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 Furen Pharmaceutical和河南首富的故事将逐一解决。